欢迎光临绿色农业信息网!   用户名: 密码:
当前位置: 首页» 资讯» 资讯信息» 正文

贫困与扶贫描绘出斑驳的天

放大字体缩小字体发布日期:2019-02-11  浏览次数: 606
核心提示:眼皮是无比的繁重,像两把厚实的锁遮盖了整片天空。斑驳,我用来形容我的天空时所用的词,他是那样的渺小而我又是那样的渺小。
眼皮是无比的繁重,像两把厚实的锁遮盖了整片天空。斑驳,我用来形容我的天空时所用的词,他是那样的渺小而我又是那样的渺小。

小时分的记忆就和恶魔一样经常缠绕心头,那时分的我什么都不晓得,以为有了一方黄土就有了这个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东西,父母几十年如一日的辛劳劳累在这片大地上,带来的却仅仅是黄土普通斑驳的房屋。斑驳,这个词第一次呈现在我的心里就是那个时分吧。

穷这个概念似乎是从我开端读书有了"真实"记忆那会儿开端的,那一次我的"天"塌了,那一会儿所谓的扶贫小组来到了我的家乡,带来了上面的意义,说是要协助更多的人从落后和贫穷中走进来,这两个词也是那会儿进入我的脑海的。

饿了,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提示着我似乎应该翻开那两把锁,吸粮机来寻觅些什么东西补一补这腐朽的躯壳了吧,吃什么的?一万年前的生活在这片大地上智化未开的野人应该也是这么想的,他们面对着茂密的丛林,里面有着无数种致命的要挟,无所畏惧的冲了进去,假如运气好想必是饱餐一顿,反之可能就投胎到了另一个时空。

不巧的是,他们还有着那一片充溢机遇的丛林,而我面对的则是层层黄土。饿了,就和梦魇一样无论多久都难以挥散,说起那时分的扶贫小组,我只想说在那个年代他们尽了他们的一切,但关于这样一个被自然淘汰的中央,他们无能为力。说我感谢他们,我只感谢他们的努力,但憎恨他们带给我们这些孩子一个梦,一个关于另一个世界的梦,然后再残忍的将它夺走。

在他们离去之后,父母仍然勤劳的在那块荒芜的地上纵情的耕种,我那时分小,总不晓得他们在耕种些什么,我母亲对我说那是"希望"。而如今的我看来,那样的耕种无疑是这世上最惨痛的"失望"。

父母的身影在记忆中,和无数曾在这片土地上耕耘着"失望"的老农逐步地重合,料封泵他们就是中国西部最灾难的农民,他们无怨无悔的在这样一个无法孕育出希望的土地上编织着名为"希望"的梦。

还剩一些馍馍,这就是我今天的"希望"了吧,我看着手中有些发黑的干粮,想到在几天之前,又一支扶贫小队来到我们这里,我义正言辞回绝时的壮举。我自以为我的英勇会博得村子里人赞同的眼光,我自以为会得到曾被丢弃过一次的父母的肯定,但最后我一无一切。

斑驳一直是我眼前的天空,和这片大地几千年历史的天空一样,无量无尽,也历来没有希望。

[ 资讯搜索]  [ 加入收藏]  [ 告诉好友]  [ 打印本文]  [ 关闭窗口]
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